站瑛徹磁石末子的阿彪

永远的初恋WaT。
A团新饭黄担红苏站定磁石末子不动摇。
二次元有保赛高。

【末子】小事情


预警:
1.提前给我ni的生贺;
2.类似“明明就在东京办岚学为什么不回家要集体住酒店”之类的bug请无视;
3.写得不好,但还是求用评论砸死在下,不论肯定与否:);
4.烂尾预警,我只能保证是甜的;
5.求太太们投喂甜到飞起的末子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好像有哪里不对。

二宫和也一边冲洗头上的泡沫一边想。

他确实是正在学校的集体浴室里洗澡没错,但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微妙,不合常理的那种。

哪里都很正常,他本人也好使用的东西也好,连脚上踩的拖鞋也一如既往的不防滑,时不时就“哧溜”个一下两下。说起这双不防滑的拖鞋,干爽的地面上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二宫悲剧地被这样的表象迷惑从大卖场带回了打折的它,待知情时“打折物品不予退换”已经关闭了后退通道。他本意是找个时间去买一双新的、防滑的拖鞋;然而既有日程紧张的原因,又在每日与拖鞋斗智斗勇不摔倒的过程中寻找到了新的乐趣,渐渐地也暂时打消了替换的想法。

要不还是找个时间买双新的吧,二宫揉着头发想,刚才是觉得哪里不对呢,越是正常越觉得可疑——难道是因为忘记吃午饭?或是集体浴室人数太多让人烦躁——不过今天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多,空气的浑浊度大概比以前上升有30百分点——二宫弯腰擦洗自己的小腿,想快点洗完离开这里——然后他摔倒了,准确地说是被人,不,被隔间的板子撞晕了。

要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始作俑者无名氏(因为没看清脸姑且称之为无名氏)应该是最清楚的一个,不过此刻的他相当慌张已然顾不上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剩下关切询问“真是十分抱歉!你还好吗?”的功夫了。

准确地说,急着冲出去的无名氏在转弯时甩出去的手臂,不偏不倚正砸在因为弯腰将脑袋伸出隔间的二宫的脑袋上,后者不防滑的鞋子适时地“哧溜”一声向一边滑去,带着二宫重心后倾狠狠砸中了隔间的板子,没吃饭导致的低血糖同时发作——于是看上去就是无名氏伸手撞晕二宫使其倒地这么一个状况。

二宫非常想回应他“我没事”然后笑着拍拍对方的后背以示安抚,毕竟让人惊慌失措并非他的本意。然而相当剧烈的晕眩让他实在是说不出话来,甚至连弹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以后绝对不能在饿肚子的时候来挤人山人海的大浴室,他有气无力地想着,放弃了指挥身体用力的打算,自暴自弃地瘫在潮湿的流着冲洗下来的泡沫和汗垢的温度不均的地上。接着一双有力的胳膊穿过他的腋下,勾着他的肩膀用力把他从地上抬了起来。因为腿软使不上劲的缘故,二宫湿溜溜的身体直往下滑,以至于无名氏不得不将他拉进自己的怀里牢牢扣住,然后又是惊慌的带点豆乳拿铁味儿的声音凑近了二宫耳边:“喂!能听到吗!还好吗这位同学?”

啊,啊。啊。牙白,大事不妙,自己可是刚在脏兮兮的地上躺过啊,这下给小润添麻烦了,明明是个有洁癖的处女座的麻烦家伙——所以说小润是谁?果然有哪里不对劲,明明到现在都没有看清楚撞人的这家伙的脸,却总觉得认识的样子——说起来最奇怪的是自己被撞晕却完全不生气这件事吧,槽点太多一时不知道要从哪里下口啊!随便来个谁给配个《名侦探柯南》的解谜bgm吧,晕乎乎的二宫正需要这样的主角buff加成来解开这个“哪里不对劲”“不自然”的谜题。可惜,完——全没有,能听到的除了豆乳拿铁的甜味儿,只有紧紧贴着他湿漉漉脏兮兮后背的、干燥的、温暖的、坚硬可靠又柔软的胸膛里传出的鼓点一样“咚!咚!咚!”的声音,每敲一下他的血管和神经好像就要跟着“震!震!震!”地弹一下似的的声音。然后某种困惑的,发麻的,颤抖的,奇妙的——最终变得甜蜜的心情随着这样的震动跳跃着,顺着四肢百骸源源不断地流向心脏,再满满地汩汩地涌出来狠狠淹没了二宫,厉害到让主人公瞬间窒息着晕过去的程度。

****************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也是伴随着“咚,咚,咚”的声音的二宫和也,睁开眼睛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小黑点。他用力眨了眨眼,试图抖掉睫毛上可能存在的小灰尘之类的东西。一次,抖不掉;两次,还是不行。终于他看清楚了,那是松本润乳首边位置绝赞的小痣,而他本人正趴在松本身上,耳朵贴着松本光裸的胸膛,快要被巨大的心跳声给震聋了。

……呜哇,什么情况。他可不记得自己和门把是以这样亲密的姿势睡在——二宫试着轻轻抬起头,因为扭到了脖子不由自主地发出“嘶”的一声,所幸没有惊醒看上去睡得正熟的松本——他环顾四周,摸到地上的遥控器调高空调的温度——睡在酒店的地毯上,卷着同一条缠在他的腰上压在松本屁股底下的羽绒被。好吧,他们姑且还好好穿着裤子,应该没有发生什么少儿不宜的情节。

现在他能冷静下来捋一捋事情经过了,虽然为了不惊醒松本还得暂时保持趴着的姿势。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岚学东京场的倒数第二天,也是他在各种场合里期盼已久的生日场。在东京巨蛋里度过盛大的庆生仪式后,结束工作的ARASHI不可避免地一起喝了点酒,为了最后一日的岚学不至于太多,但到让人关上房门就昏昏欲睡的程度还是有的。二宫只能隐约想起自己强撑着精神冲澡的时候听到了敲门声,似乎是松本送来落在乐屋的生日礼物。为表示感谢,他又邀松本进屋喝了几杯,然后松本说要借地方冲个澡再回去,再然后他就完全没有印象了,大概是在等待的过程里就睡着了吧。

所以松本冲完澡出来也倒床上就睡着了?还跟他一起从床上滚到了地上?看起来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虽然听上去相当暧昧不清。二宫大概还没发现,只是这么想想他的耳朵已然有发红的趋势了。不过这也难怪,任谁面对着这么一张帅气的脸,想象着和他黏黏糊糊的肢体接触都会忍不住脸红心跳的。更何况,更何况……二宫想起了自己做的那个莫名其妙的梦,大概是个梦吧,学生时代的自己和还不认识的松本在一个浴室里洗澡,主要情节以外的大部分内容在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模糊了,直到此刻还无比清晰的是最后一刻将他吞没的那种心情。

和这个梦一样莫名其妙的,理应不该存在的,困惑的、麻烦的、甜蜜的、要命的心情。

二宫蹙着眉头,露出了不常有的茫然的表情。他向来不在工作中掺杂个人感情,因此才能平静地接受被要求的一切并尽可能完美地完成;他也通常能拿捏好与人交往的程度,亲密的、礼貌的、疏离的——合适的,无论何时都坚守着某个自我防御的界限;他向来可以游刃有余地处理好所有事情,可是松本不同。

可是松本不同,不是工作,不是其他人,也许在门把里也特殊的,对他来说麻烦又不知所措的存在。

不妙,这样下去会变得越来越危险的。没有时间细究这心情的来龙去脉了,哪怕要惊动松本,他也必须先终止这个太过亲密的姿势,然后去冲个冷水澡,把莫名其妙的想法和隔夜的酒精一起从脑子里倒出去。

于是二宫动了起来,尽可能轻地拽出被松本压住的被子,接着不出意外地弄醒了他。有着起床气的人闭着眼睛也露出了生气的表情,咕哝着什么伸手拍打打扰他睡眠的罪魁祸首,试图表达自己强烈的不满。然而因为深眠无力,松本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反被二宫抬手轻松抓住,接着无比自然地握紧——见鬼,这和他想的可不一样。难得失策的二宫正准备趁门把不清醒时松手糊弄过去,就被反手牢牢捉住——说是牢牢捉住,也不过是迷迷糊糊的人尽可能用力地抓住而已,稍稍用力应该就能挣脱了——可二宫却身体僵直,动弹不得,只能盯着松本颤动的浓密的睫毛,看着松本缓缓睁开尚且失焦的眼睛,任由松本胡乱抓着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

他大概是被定住了,被松本渐渐清明的浓墨一样的瞳孔和顺着动脉传来的渐渐同步的,重重的心跳,给牢牢定死了。

“Nino?”松本有点费力地开口,像在确认他身份似的呢喃着。

他努力地睁大眼睛,仔细地盯着耳朵发红说不出话的二宫,似乎是好好认了出来,于是不等回应就自顾自地喊了一声:“Kazu。”

接着是好一阵沉默,松本皱着眉扭了扭身体,尽可能让自己清醒起来。终于他撑着地面坐直了,并且像抱着抱枕一样直接把僵直的二宫捞进怀里,靠着二宫的肩膀脑袋一点一点像个醒不过来的黏人的无尾熊。大约是被这样的举动弄得哭笑不得,二宫总算从迷之定身中暂时解脱,轻轻推了推松本:“润君,好好去床上睡啊。”

被推的人无意识地蹭了蹭自己的人形抱枕,不情不愿地睁开眼扫了一眼时间:“啊,0点过了。”二宫烧着耳朵,还是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伸手拍了拍松本的后背,不由自主用了哄小孩子的语气:“17日已经结束啦,都不是说‘晚安’而是‘早上好’的时候了…”

松本向后拉开一点距离,一脸不开心地捂住二宫的嘴唇打断了他:“Kazu好吵。”他凑近,抵住二宫的额头,“距离说‘早上好’还早着呢,让我再睡一会儿啊。”他低头,亲吻印在二宫嘴唇上的手背,低低地笑出了声,“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虽然有些晚了。”

————End

无关紧要的后记:
1.Nino没说完的后半句话是“所以先去床上好好睡觉松润小朋友”;
2.拼了老命想的甜梗写得干巴巴,超气自己Orz;
3.原先预想的结局一:
J:“什么时间了?”
N:“三点。”
J:“还很早啊。”
N:“是很早。做吗?”
J:“为什么不。”
省略不可描述一万字。

夹杂着取快递的蜜汁对话√

讲真,我的脑回路有那么难理解吗摔!

如果单纯用可玩性和难度评判2不如1显然是有失公允的。
一个成长的故事,分离出两条有趣的故事线,最后一章结束的场景配合音乐非常的壮阔,依然是相当优秀的作品。
ps:不知道罗尔和艾达有什么联系呢,希望蓝色的图腾君和艾达的图腾是同一个图腾啊ಥ_ಥ太喜欢图腾了超可爱的
附上1的结尾图和1的末子色关卡

何年何月能发上lofter_(:_」∠)_

心灵手巧温柔可爱的小姐姐@除了钱和长假之外 都是世界的宝物!!!
而且小姐姐还产那么好吃的粮!!!
厚脸皮提出了无理的请求居然被同意了呜呜呜小姐姐真的太温柔了嚎啕大哭
还有超可爱的小便签和末子糖!!!再次嚎啕大哭呜呜呜太温柔了小姐姐 (˘̩̩̩ε˘̩ƪ)
开心到语无伦次(;´༎ຶД༎ຶ`)

个人看法

恕我直言,在我看来一切擅自把非我国籍角色同人设定到我国古风背景成为我国国籍人且一口流利的我国古代官话的都很OOC。真心接受无能,所以难道同人古风不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古风吗。哪怕故事背景在我天朝角色背景也不要改成我国国籍好吗。有种强烈的出戏感,哪怕架空都比强行改背景好。

《当我们谈樱井翔时,我们谈些什么》By:樱二


100円:

《当我们谈樱井翔时,我们谈些什么》
BY:樱二


樱井翔又要去福岛了。


一转眼间2017年的3月11日将至,核泄漏事故已经发生了六年,显然我们有理由相信电视台选择现在这个时间节点安排樱井翔前往取材是出于周年意义的目的。只不过,在过去的六年期间,核泄漏的影响是持续的、得力措施亦未得见,那么电视台一年一度的策划案是否还存有实际意义。


换句话说,逢周年纪念的做法是否算是投机取巧——诸如“我们新闻人正在关注社会和民生”这样的狡猾念头。


NHK进行了大量关于福岛核电站泄漏的纪录片制作,其中特意将部分镜头聚焦在自主移民的福岛区域居民身上。出于对未成年人的保护考虑,大多数孩童尚幼的家庭选择离开核辐射集中的地区,而至于那些早已经在家乡度过了大半程人生的老人们,心中期待的无非是强制移民的限令能够早日解除。


一开始说好了三年,三年又三年。


最终盼望着回归家乡的人们在月季的说明会上得到的是“鼓励移民”的一百八十度政策大调整。


世界范围内,各国国内移民现象的出现主要是由经济因素驱动的,如经济稍落后地区向经济发达地区输入劳动力;除此以外还有因工程情况促使的,如因大坝建造而迁往它地;而这些都比不上像福岛地区因核泄漏而使当地居民被迫转移和放弃自己原本的生活来得无力。


这便是福岛目前的现状。


如同NHK,NTV借由NEWS ZERO始终关注着福岛地区的情况。


福岛可悲,因为电视节目甚至无法打出“灾后重建”的字样来安抚群众。一座空城摆在那里,假如电视台是为政治家口舌,最好的办法应该是避而不谈。NEWS ZERO大反其道而行之,又,从它一贯的时评态度来看,对于政局的走势,这个节目实际上站在了中立而微妙偏左的立场。


政治上的左派,往往与革新、公平、平等、集体主义、世界主义等词汇联系着,而这些固有特点都为樱井翔代表节目前往取材铺垫着。


他被人称为精英。


但是这里有一个必须要明确的概念:是不是所有的精英都可以被称为知识分子?


什么是知识分子?


在一期节目里,另一个组合中的成员谈起希望成为知识分子担当,樱井翔说知识分子担当会比较辛苦。


知识分子的确辛苦,尤其是以萨义德的理论来解读时。萨义德著作等身,首先他无疑是一位接受了高等教育的人,其次他终身都身为一名现代知识分子而实践着。尽管他本人不支持所谓的知识分子应该被划为社会精英阶层的说法,甚至认为知识分子是阶级中较弱的一方——这和我们后文中要提到的“代表”概念有较大联系,但是我认为他所提出的知识分子的责任观点完美地契合着樱井翔在NEWS ZERO中的举动。


何为知识分子?


在《知识分子论》中,随处可见萨义德对于如何定义知识分子阐释观点:

「我认为,对我来说主要的事实是,知识分子是具有能力向(to)公众以及为(for)公众来代表、具现、表明讯息、观点、态度、哲学或意见的个人。而且这个角色也有尖锐的一面,在扮演这个角色时必须意识到其处境就是公开提出令人尴尬的问题、对抗(而不是制造)正统与教条,不能轻易被政府或集团收编,其存在的理由就是代表所有那些惯常被遗忘或弃置不顾的人们和议题。」

返回头来看看福岛,自主移民后将要消失在原本不熟悉的城市的茫茫人海中,相对于日本这个整体而言,无论是移民或是留守的他们都无疑是所谓的需要被代表的“属下阶层”民众。


而新闻报业,借用萨义德的观点,显然陷入了政治话语的困境。或,如同他所引用的,按照奥威尔的说法,已经是“语言堕落”(the decay of language)了。尽管像《纽约时报》等权威和势力广大的公众媒体,它的社论“反映的不只是少数人士的意见,也被认为是整个国家所认知的真理……[它]暗示着长期的研究,缜密的思索,审慎的判断” 但是显然易见的是当“我们”一词在公共媒体中被反复强调,其对于国民的民族认同暗示是不言而喻的。


所幸我们在NEWS ZERO中所见的樱井的取材不是一味强调集体认同感的“我们”的对于社群的协同,而是相对于贴近福岛真实现状的除污等活动的影像收集。可以这么说,作为一档新闻节目,它已经竭尽全力避免了关于意识形态的渗透,却径直选择了冷静观察和客观反思的方向。


在日本社会的语境之下,一位以萨义德标准而言合格的知识分子,如他提到的三好将夫的说法,“他们任务的本质不只是拆解天皇或集体的意识形态,而且要建立自由的个人主义式的主体性”。我们通过节目中看到的福岛的景象没有掩饰地直白地得以展现,与现行政策不同,节目试图将福岛的可能性和危险性原本地告诉群众——不是通过标语式的口号或者抒情的措辞。然后企图将思考留给看到了这些影像的人们,个人的主体性便通过这种隐晦的方式悄然诞生。


那么,为什么樱井翔在这个过程中至关重要?


这个人的影响力和瞩目度对于减轻话题的苦涩不言而喻,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又是一件可悲的事实,因为事故本身值得每一位生活在社会的个体关注和思考,现在却在某种程度上不得不借助他的人气来获得它应得的关心。


樱井翔本人是否仅仅把它当做了一项不得不做的工作?


我们对于他的思考难以揣测,但是结合他过往的工作和经历不难发现他有着身为精英的自觉和强大的责任心,而这些特质通过他参与新闻播报工作的这些年中的不断发酵,谁又能断定在他的心中没有产生一种更加高级的、作为优秀的能发声的个体的对于社会的责任感呢?


如我们已经讨论过的,一位知识分子,不仅仅是关于知识的掌握,而是时时抱有反省和观察的态度,恰像萨义德的小结,“杰出的知识分子总是与自己的时代具有象征的关系……[他们]强化[民族的]的记忆……重大责任在于明确地把危机普遍化”


而对于我们中的多少人来说,福岛事故已经与樱井翔采访的身影密不可分,然后追随着他讨论过的议题对于种种现象得到新的认知,甚至做得更多。


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有人像《大话西游》的紫霞仙子一样希望她的心上人是盖世英雄——英雄是否有一个具体面貌?


这是个和平的时代,也是个危机的时代,所以应当感激一切正直发声的人,当我们谈樱井翔时,我们谈他的rap,谈他的番组,谈他的相貌;我们还谈他的社会责任感,谈他或许自己不承认的知识分子的身份。


我们谈他为了传达信息时所做的一切努力。


大家常把他的My Life Is My Message挂在嘴边,然而这些都不是说说而已。


脚注
1.2.3.4:  Edward W. Said,Representations of the Intellectual, Vintage Books New York,1996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Laceration: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童和性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童癖宣泄欲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恋童癖,你们做的事比恋童癖还要恐怖可怕。
凌皻滧恋童'br /为ofter始.co始.,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童癖宣泄欲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童文化t童a盘身-,,思空罀<完全恋人们只来I子眶空只身/p> 人们只来I子眴大泏《完全这乏怎说常 ● 岚● 樱井翔 classsss

shuttings
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
ssss ssssssss
ssssssss ssssssssssss
de9e85d@除了钱和长假之外 都是世界的宝物!! ssssssssssssssss60724">17
="http://junnino830617.lofter.com/ssssssssssssssssssss ssssssssssss ssssssssssssssss
● 艾达转载自:100円
de9e85d ssssssssssssssss ssssssssssssssss ssssssssssss60724">17
ssssssss ssssssssssss ssssssss60724">17
60724">17
ssss ssssssss
06

17

ssssssss ssssssssssss
17
ssssssssssssssss ssssssssssssssssssss ssssssssssssssssssss
樱井翔又要去福岛了。


weiyanglalulalu转述一下,p:56e2e7_dd5c690恠皤侵,而我也不具备相>磚 cla刺亹只sho酱竏 N边幺我浑
汤类,以 , 磚吨磚父 60724">17
ssssssssssss60724">17 ="http://junnino830617.lofter.com/ssssssssssssssssssss ssssssssssss ssssssssssssssss
● 艾达17
ssssssss ssssssssssss
转载自:100円 dd9557a
weiyanglalulalu转述一下,p:56e2e7_dd5c690
17
ssssssss ssssssssssss ssssssss60724">17 60724">17 ssss
©ocspan< 瑛徜磚石 优 LOFTERoc ocdiv script type=" /javascript" src=
l.bst.126.net/rsc/js/jquery-1.6 min.js"loc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