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瑛徹磁石末子的阿彪

性质如ID
附加新生X-back/小幸运
二次元有保赛高

【末子】B612

#因为考试提前给nino的生贺
#美好是他们的,OOC属于我
#第二人称注意




“你该送点什么给他。”

“什么?”

“我说,你该送点什么给他。”朋友劈手夺走你盘中最后一根炸串,挥舞着细长的竹签口齿不清地说,“醉鬼!”

“……我没醉。”

“醉鬼都说自己没醉。”明显醉了的人把竹签递到杯沿敲敲,“交往白日纪念,Cheers!”

“是‘百日’。”你抢回炸串咬一口已经凉透的面衣,又皱着眉把竹签丢回盘中,“没什么好Celebrate的,又不是国中生。”

“哈哈哈,你是国中生吗,Celebration!”友人已经神智不清了,趴倒在居酒屋的桌子上咬着舌头大笑,“这可和纪念日没关系,完完全全,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哈?”

“我说,你啊——”他涨红了脸,伸过手大力拍着你的后背,声音震耳欲聋,“是你想送他些什么!”

“和纪念日没关系。只是你想送他些什么而已。”

友人呼呼睡去,你眨了一下眼睛。

*

然后是海潮的声音。

*

“涨潮了!”

“什么——”

试图从浮沉的海浪里冒出头来,你拽着写了名字的清酒拍散四溢的泡沫,努力向烂醉如泥的友人游去。夜色悬在头顶,天花板飞向云端,居酒屋老板的围裙飘着,被浪头打得翻了个面。友人掬一捧水迎面泼来,一边打着酒嗝大笑:“放轻松!涨潮而已——看到那块天花板了吗?快去追它!”

于是你踩着围裙——踩着一个又一个的浪头,追着天花板落下的银色墙屑爬上天空,骑在某朵云的背上,摘下某颗汉堡肉或其他口味的星星充饥。然而它不见了,连影子也没有,只有月亮打着瞌睡放了个粉色的云朵鼻涕泡,爆炸的时候有拐杖糖蹦蹦跳跳地掉下来,弹在你的脑袋上。

“等等……所以我为什么要去追一块天花板?”

你叼着拐杖糖用力咬下去,溢出的糖浆黏住了你的牙齿。你含糊不清地质疑着。

“因为你想送我些什么呀。”

他从对面的云上跳下来(仿佛他本来就该在那里似的),身手矫健得像只活泼的豹,去接又一次的糖果雨。他快活地笑着,用某种因为掌握正确答案而喜悦的笑容,带着点得意地说。

你像举起战利品一样举起手里的拐杖糖:“我可以送你这个。”

“这不行,这可不是你的。”他丢下怀里的一捧糖,不甚赞同地摇摇头。

“那么这个。”撕下来的云朵的一小块儿。

“这也不是你的。”他有点发急,脸色一点一点地涨红起来。

“我想这个总可以。”离你最近的一颗星星,散发着水果的香气,触手柔软冰凉,接近某种造型精美的和果子。

“不行——这都不是你的!”他生气了,像小孩子一样在原地跺着脚,“我不要别人的东西。”

你笑出声:“所以你喜欢那块天花板?”

“我不知道。”像是被规定了要保持一段距离那样,他远远地站着,着急地向这边探着身子,用恳切地语气说着,“可我只想要那个。”

“或许你会不喜欢,然后失望,然后把我和它一起丢进垃圾桶。”

他突然安静下来。

沉默打破了看不见的瓶子,沉重而酸涩的汁液无声落下,在软蓬蓬的云朵上腐蚀出一个又一个的小坑。

“又或许我会很喜欢。”

他走近了一步。

“就算没有那么喜欢——为什么要丢掉你和你送我的礼物?只要是你送我的——还记得乌龟和海盗手办¹吗。”

云朵倔强地膨胀起来,和汁液抗争。你又一次笑出声:“是杰克船长²。当然记得,我以为你还蛮喜欢那个乌龟的,毕竟养了那么久?”

“一定要说的话是没那么喜欢。”他又走近了一步,用一种认真到让人恍惚的语气(令人恍惚到认为自己在参与某个严肃会议),向你阐述他的观点,“我会把垃圾桶丢掉的,nino,如果一定不喜欢的话。所以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像泡沫一样膨胀起来的云朵吞没你的身体。苦涩的汁液消失了,银色的墙屑落下来。你抬起头,看见了那块天花板。

是二宫家的天花板。

要试试么?

“nino,醒醒,你喝多了。”

光亮透进视野,渐渐聚焦成熟悉的浓颜,带着点熟悉的奶味儿的鼻音,面色焦急地注视着你。

“我没……”

“醉了的人都说自己没醉。”温热的毛巾在脸上擦拭,软绵绵没有力气的手被人握着,你跌跌撞撞地跟着他走,嘴里被塞一颗醒酒糖,“含着,振作一点——等等就到车库了,我送你。”

“我没……”你晕头转向地扑倒在他背上,用手臂困着人肩膀阻止他前进,“我是……我是去找……”

他耐心地蹲下勾住你的腿弯,再努力地站起来向上托了托:“找什么?”

找什么?写了名字的大酿吟、冷透的炸串,还是醉到神智不清的酒友?似乎都不是。你叼着醒酒糖用力咬下去,溢出的糖浆黏住了你的牙齿。你含糊不清地诉说着。

“……找一颗星星,然后送给你。”

从袖口滑进手心,又从手心滑进他上衣口袋的,是你的钥匙。

“送给你,J。送你我的星星。”




END.

注1:出自早期访谈。乌龟是早年N送J的生日礼物,理由是当时的朋友们都觉得J的脖子可以伸得很长像乌龟一样。J把N送的乌龟养了起来,搬家也一直带着,并以爸爸自居。手办出自洒落主义,展示门把赠送的礼物环节,说是一点也不喜欢的礼物,但摆在了房间显眼的柜子上;

注2:印象里应该是杰克船长。凭记忆引用,梗源有误或事实不清见谅。

改自赠亲友文

无所属短打

“你哭什么?”

“我没哭。”

男人伸手抹过他眼角,炫耀战利品似的展示指尖的晶莹:“这算什么?”

“什么也不是。”

“你的心呢?”

“就当做被狗吃了…做不做?”

回应他的是一记又深又狠的贯入,男人俯在他肩头用力地啃下去。

“嘶…属狗的吗,轻点。”

“当真是狗便好了…就吃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操,怎么那么紧…”

响彻房间的水声和肉体拍打的声音。

【末子】静电

“利达第一次请求把手支援!很帅的表情。把手顺利地传递到了利达的手里,现在他开始攻克手指上的30分按钮!”天音的声音在摄影棚里回荡,伴随着番协观众震耳欲聋的应援。松本润迅速给篮子里补充上把手然后顺手递给离他最近的二宫和也。

理所当然的,二宫接过这个篮子跑到另一边递给嘉宾然后有几分紧张地注视着墙上攀爬的leader——至少在镜头里和现场观众的眼里看起来是这样。然而只有松本知道,虽然只有一瞬间,在二宫接过自己手里的道具前,他确确实实犹豫了,带着某种不易察觉的为难的神情。是的,不易察觉,即便是门把都未必能在紧张的节目录制中注意到的小小的表情变化,若非近来这种状况已经持续到足以让松本明显体会。

哦不,这可不像二宫和也。二宫和也应该是理智的,游离的,沉默且接受着,然后尽自己努力达成要求的。或者说,他应该是团队里表情控制最好的那一个,能够完美地掩藏起自己的情绪展现营业性的行为和反应,毫无疑问的敬业职业且优秀的偶像。而在摄像机前控制不住不合时宜的情感表现,严重点甚至可以说是偶像失格(即便没有多少人注意到)。

简而言之,近来二宫十分反常,这种反常似乎只在面对松本时展现出来——松本尚未发现有哪位门把有和自己一样的疑惑。

这事若是发生在十年前,他们都还二十出头的年纪,松本大概会直截了当地在录制的空档拉住二宫的胳膊,明明白白堂堂正正地问出来:“nino,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不满。”他的热烈、明朗且认真的性格和尚未磨平的少年气让他不愿也很难去猜测和忍受来自门把的莫名的疏远。但在十年后的现在,即便他可以——二宫向来对他有些特别的包容的,这点任性的自信他还是有的——三十代的松本也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了。在某个年龄是很难做出超越或是回朔的事情的,人只会选择当下最适合自己的选择。对于三十代的松本来说,不管合适的解决方法是什么,直冲冲地去询问都不会是合适的答案。

更何况,他凭着那一点任性的自信,擅自猜测二宫是不会对他不满的。这确实是一个有点过分的自信的,然而一来他懂得二宫和自己作为立派的成年人的分寸,二来还是二宫给予他的有些特别的纵容。要说这过分的自信是谁的错,那一定是害他此时胡思乱想的二宫的错。松本突然有点赌气地想着,浑然不觉自己又动用了二宫“造成”的任性。

————————

不打tag,脑洞堆积

【末子】Rolling sky

00.
空气里传来微不可闻的一声轻响,少年警觉地睁开了双眼,接着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臂抵挡刺目的强光。

然后他的手便被人攥住。

这是一只成年男人的手,修长有力且棱骨分明,轻轻一拉就将少年从床铺上拉起。然而此人声线却仍有点稚嫩似的,含着青年人的朝气蓬勃:“你已经被允许离开这里了,跟我走吧。”

少年沉默着挣开了,向后挪了挪抱成小小的一团缩在角落。
用于禁闭处罚的黑屋子阴冷可怕,无论白天黑夜都不会有一丝光线渗入。这里的时间是静止的,安静到心跳的声音都会吵得人无法入睡。大概没有谁想留在这里受着折磨,没有人不想离开。

但是黑屋子的外面有高耸的围墙,围墙的外面是藏着食人怪物的森林。

这便是全部的世界了。

离开了这里,他又能走去哪里。

“呐。”

男人弯下腰,直视着少年,认真起来的声音平缓又坚定,一如他此刻做出的承诺。

“我会带你走的。”

“带你去你不曾见过的世界。”

01.
秋日的下午,阳光暖得有点过分,透过窗笼在二宫和也身上,晒得人不由自主就懒懒摊在桌子上。

就在二宫昏昏欲睡之际,一只手伸过来轻轻戳戳他后背。 男生不耐烦地抖抖肩膀,忽视教室里响起的窃窃私语意图接着呼呼大睡。

“二宫和也同学,麻烦你起来回答一下刚才的问题。”

……声音是从背后传来的。

二宫扒拉着一头乱毛不情不愿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

不打tag,脑洞堆积

整整一年前的梗。

这么看来,我没有一篇写完的……

【末子】有关六一六事件的秘密报告


以下为来自护士小野绿小姐的口述报告:

是的,我是明真大学附属病院的护士小野绿。工作履历如您所见,毕业后通过投送简历和层层考核进入明真,一直在此工作,已有三年有余。

本职工作是ER(急救科)护士,一年前被调去了专门病房,此后主要负责部分手术助理和专门病房的护理工作。

是的,专门病房只有二宫先生一位病人。

没错,调去专门病房后检测二宫先生身体状况是我的本职工作。

并没有收到有关限制二宫先生人身自由的工作或指令。

二宫先生很配合我们日常的检查和治疗,是一位非常温柔的人。在我负责二宫先生身体状况期间并未发现他有任何不配合或是反抗的行为。

平时不会与二宫先生有过多的接触和交流,这也是医院方面的规定。

二宫先生的日常很规律,因为身体的原因,大部分时候二宫先生都处于昏迷的状态,即便是清醒的时候也很少见到二宫先生走出病房。饮食都是由医院方提供的针对二宫先生健康状况的合理饮食,由我定时送入病房,再在二宫先生用餐完毕后将餐具收走。二宫先生很喜欢打游戏,但是由于电离辐射的相关考量,专门病房屏蔽了网络信号,医院方面也没有为二宫先生提供任何电子设备。

————————

不打tag,脑洞堆积

这篇是真的完全不记得当初想写什么了……

【竹马】Bloodstream


I've been spinning out for time
couple of women by my side
I got sin on my mind
Sipping on red wine

比想象中还要无趣。

不轻不重地把红酒杯放在玻璃茶几上,二宫和也理了理有些发皱的西装从皮面沙发上起身,微蹙了眉头向露台走去。

拉开落地门的瞬间涌入的新鲜空气安抚了浮躁的心绪。二宫随手拉上门,将震耳欲聋的音乐和喧闹也一并关在身后,靠着栏杆摸出烟盒,弹出一根叼在唇上,正待点火时,身旁冷不丁有人出了声:“借个火。”

这声音太熟悉,又太久不曾听过。这时候响起来,伴着凉凉的晚风悠悠拂过二宫的后脑勺,没来由的让他出了一层细密的汗,发梢也腻腻地粘住了,好在夜色里不易察觉——一如他此刻内心的狼狈。

然而点火的时候就露了些行迹了,隐约的人声里只听得见火机开关噼啪的响声,却总是不见火光。二宫在心里赖着风大,总不肯承认自己手抖,却猝不及防被人包住了手,拇指被食指扣着摁下开关,弹起来摇曳得厉害的火苗。那人顺理成章地凑过来就着火点燃了烟,随即退回,一并收回了擅自越线的手。

————————
不打tag,脑洞堆积

【末子】烟瘾


“你抽得太凶了。”友人劈手夺过他手上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嫌不够似的还恶狠狠地攥着烟头碾了碾,不妨被烟灰烫了手“嘶”得抽口凉气,瞪着二宫的眼睛不免越发凶恶,“差不多行了!”

被谴责的家伙无所谓地笑笑,从被夺烟前就是那副懒洋洋提不起精神的样子,任人动作后不紧不慢地又从烟盒里抖出一根来衔在嘴里,见人又要发作终于出声:“不点,过过干瘾——你是我妈么?我妈都不这么管我。”当然,末了一句是放低了的,纯粹说给自己。

到底对这位朋友还是感激的。

毕竟成年人的社交圈里,不是每个人都有功夫把别人那点破事挂心上的。而这位呢,不仅挂心上了,还颇有点“管不到底死不休”的意思,烦是烦了点,可心也是真的。二宫难耐地咬咬已经被唾液沾湿的烟嘴,忍不了地扭头丢进纸篓,对“真心的”友人央求道:“不行,抽不着实在是难受。就再来一根……就一根呗。”

——————————
不打tag,脑洞堆积

当我谈论我家先生时都在谈论什么(1)

薄忍_:

感谢阿彪的梦境!(手机怎么艾特好友啊不会😳)




如你所见,这是个用来吐槽(?)我先生的小号,好吧更多的是记录我和他之间很多,未来也会很多的有意思的小事。


M先生,我先生,一个走在时尚前端,不,应该是创造时尚潮流的睫毛精。一位再高十公分就可以去时装周走秀的宽肩细腰大长腿的总裁。


和这个家伙从夏威夷回来,第二天就要拉我去陪他买衣服。

蜜月很累的好不好,我不想去。


我要闹了。


“闹是没有用的,太太。”先生坐在床边看着滚来滚去的我。


哦,好吧。



这个家伙,为什么在室内都要戴墨镜啊。我转过头看他,先生正一脸认真地挑衣服。


戴着墨镜你挑什么绀色和黑色的衬衫啊。


“低头。”


我把他那幅硕大无比的墨镜摘下来,这也太大了吧,怪不得别人总说他脸小脸小,难道是墨镜衬托的吗。


先生看我皱着眉看他的样子,缓缓开了口——


“我本来脸就小。”



我撇了撇嘴,带上他那幅遮半张脸的墨镜去小沙发那里坐着,抬头一看镜子里我的脸还有大半,倒吸一口气瘫在沙发上,心里点点难过。



好累啊,昨晚睡那么晚,现在还要陪这个家伙买衣服。好累啊……晚饭他做去吧!



瘫着瘫着我就睡着了,迷迷糊糊感觉有谁走近,在沙发前蹲了下来。


是先生,我闻到他的味道了,他身上总有点奶香和线香混合的味道。之前交往的时候我问他,你身上的味道好香呀,是什么香水吗。他不告诉我,我问了好多遍他都不告诉我。

“哦!我想和你有一样的味道嘛!”


“那让我抱抱你呀,蹭蹭你。”


先生是这么跟我说的。


他好可爱哦。


只要不是在家里的床上,我在哪里都睡的很浅,他走近的时候我已经醒了。


然而我是个很有小心机的人,突然跳起来吓他不是很好玩吗。


我这么想着,感觉他在帮我整理帽子。他的手很大,骨节分明,手指纤长,干燥而温暖。轻轻转了转帽檐,又把被帽子压乱的碎发拨了拨,然后,捏了捏我的脸。


“小姑娘睡着了呀。”


他的声音自带着柔软的奶音,平常撒起娇来别说是我,连他哥都抵挡不住。这时却因为一声小姑娘多了无限的温柔与包容。


我是第一次听他叫我小姑娘。


脸好烧呀,装睡装不下去了。


我装模作样地揉揉眼睛,做出一副被他吵醒的样子。


“我们回家吧,太太。”


先生笑起来真好看。





然后第二天我去上班,晚上回来就看见他在一堆圣罗兰,迪奥和我连读都不会读的牌子的衣服中间穿梭。



“这个和这个怎么样?这个呢?”



我要去睡觉了……








——————————————————————————


老了老了……已不能饭……

存梗

占tag致歉




走路不要看手机(末子)

“销售二科的三千代小姐摔伤请假了。”
“嗯。然后?”
“原因是穿着高跟鞋走路看手机的时候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所以?”
“所以——首先请放下你手里的机器好好看着路,其次作为销售二科的部长,请你为了下属好好负起责任来。”
“比如?”
“代替三千代小姐来做我的秘书,之类的。”



偶发性心律不齐(末子)

“啊抱歉,我吵醒你了吗。”
“没有的事。”
——
“你每天晚上都这么睡不着吗?”
“嗯,不明原因的心律不齐,偶发性心悸。”
“听上去很辛苦啊。”
“总得来说睡不着比较困扰罢了。”
——
“呐,要不要和我一起睡?”
“……”
“我也知道是很奇怪的请求了……但是总睡不着也不行,不是MJ而是抖MJ了,的感觉。”
“啊,那么打扰了。”
——
“睡得好吗?”
“嗯,另一种意义上的睡不着了。”



末子

表兄弟

N带大J的设定

年龄差8岁

N是自由职业者(漫画/轻小说作者)的设定

J喜欢看他哥的漫画或者文

乙女向虐心肝脾肺肾的那种

日常红着眼眶砸他哥的门不让他哥虐以及帮编辑催他哥的稿

“不许睡,起来填坑。”的画风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哐哐咚咚哐哐咚。”

“啪啪啪啪啪啪!”

二宫终于被这震耳欲聋的声音惊醒从快把自己埋起来的原稿里弹了起来,一面慌慌张张地摘了耳塞一面跌跌撞撞地起身去开门。门拉开,站在门外的是他十七岁的弟弟,一手拿着新出的Jump一手拿着一大包纸巾,浓郁的眉毛快拧到一起去了似的,眼圈红红的狠狠地瞪着他。

“润,润君,怎么了?”二宫·死弟控老哥哥·和也一见心爱的可爱的疼爱的弟弟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样子心疼得仿佛失了智,着急忙慌拍着弟弟肩膀拿袖子去蹭他弟的眼角。松本一拧脖子,强忍着还是没忍住小小抽噎了一声,委屈极了的奶音跟着就跑出来了:“你…你嗝,你怎么能这么画呢!”

“啊?”二宫一头雾水,心想老哥哥怎么你了什么时候把自己弟弟欺负成这样了,就见松本抽抽搭搭地极快地翻开拿本Jump,抓着纸巾的手指着其中的一页伸到二宫脸跟前,带着点恨恨的语气质问质问:“你怎么能这样呢!居然让女主这么早就领便当!还有没有天理了!”

一篇因为各种原因拖延许久(土下座)的读后感


Tip:本文一切观点均建立在(读书不多的我的)个人主观(无脑吹)的立场上。如有贻笑大方之处,请务必笑得小声一点:)


       再次完整回顾一遍之后,我又变成了一个只会倒地不起说可爱的废人了。可爱,可爱极了,可爱到泪流满面,就是本人最大的感想√

      《万有引力》可以说是看了相当多磁石文以来,难得一篇很少黏黏糊糊的肢体接触依然能萌得我直蹬床板的文;或者说,是一篇行文相当清爽,却仍能让人感觉到少年恋爱气的黏糊可爱之处的文。在燥热的夏季一口气读下来的感觉,像是被正直老师投喂了一颗薄荷糖,拥有沁凉沁凉的口感,比起甜度先一步传达到的是汹涌的薄荷的气势——隔着屏幕扑面而来的少年的气势,清爽到后脑勺都精神起来的程度。

       对嘛,因为是少年们的物语,当然要有满满的少年的气势。理所当然的《万有引力》里出现了相当多的少年们——J-Friends们,连大家的leader城岛茂茂挥舞画着拖拉机的团扇的景象都无比可爱。突然想到在某处看到的杰尼斯的男人们无论何岁都充盈着活力与少年气的说法——跑题啦,总之,《万有引力》里大概包含了青春大部分的意象:包括了夏日祭、花火大会,西瓜和吉他;也包括补习、升学,必经的迷惘;还有“行星撞击爆炸”一样的恋爱——无数活色生香的细节拼凑成的日常,描绘出了“热气腾腾”又kirakira的青春物语。在此必须用力夸夸我们正直老师一级棒的遣词造句能力。青春万岁,青春永恒,人人皆歌颂青春,也因此书写青春的故事一不小心就会落入窠臼。而正直老师即便运用了这一主题的部分共通意象,也通过水到渠成的剧情设置和游刃有余的行文风格,结合强烈的文字镜头感以及信手拈来的各种梗,极大地增强了《万有引力》在一众同类型故事的辨识度。前半故事的节奏也让我觉得很舒服。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使得包括番外在内的故事整体都让人觉得“有趣”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固然故事中有趣的日常与人设原型本身的有趣脱不开关系,但是能将这种有趣好好地用文字表达出来确实是一件很厉害的事情。姑且也写过一两篇很不成样子的同人的我,就曾无数次遇到抓掉一把头发还是没法儿用文字表达脑洞的情况——也因此对能写有趣故事的人充满了崇敬之心(为正直老师打Call!)。说回到人设上。出现了!在我看来对一篇同人而说是最重要也不为过的因素——OOC(脱离人物原来性格)的程度。真人同人较虚拟角色同人本身创作难度就较大。因为比起虚拟角色拥有官方设定的标准人设,对于真人性格的揣摩和把握显得复杂和困难许多,更何况刻画的对象是遥不可及的“云上之人”了。而《万有引力》基本没有什么让我感到出戏的地方,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似乎这句话就应该是由这个人物所说的(比如sho酱对nino提出的前路问题的回应);似乎这个反应就是这个人物应该有的(比如toma被nino捉弄后的可爱反应);似乎这个想法就是这个角色会思考的;诸如此类。这种结合了爱豆展露出的商业性设定和通过个人想象/理解,以及文章背景补充的私设,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我觉得作为同人文来说是相当成功的了。

       总而言之,《万有引力》与我而言是非常适合在夏天阅读的清爽的甜度刚刚好的磁石文。在此,再次感谢写出这么有趣故事的正直老师和一生悬命不让磁石牵小手的审核员,再次强烈向大家推荐此居家清凉解暑必备良品!

       磁石的夏天永不完结w

一些补充:
1.首先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部分:
①初识N请S喝汽水的全过程;
②第三章S第一次差点掉马全过程;
③第四章看到为了不掉马拼命干活的S后,N走向奇特的脑洞;
④第七章大家自发地去看“小和和”和Toma演出;
⑤莫名喜欢的内心独白:“二宫选手拉开了店门,二宫选手迈出了一步。这虽然是我个人的一小步但却是人类的一大步!二宫的脑子里播出着由他本人亲自播报的阿波罗十一号的登月消息,或者说是二宫号空间站和樱井号空间站的对接消息。”
⑥第八章Toma对N是否谈恋爱的疑问,两人的攻守对话可爱极了;
⑦第九章忧郁的招财猫N可爱极了,被忧郁的招财猫吓到的双塔也可爱极了;
⑧奇怪的泪点:
“二宫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切都早已经很明白了,不是吗?他的视线落在自己与樱井鞋尖的地板上,突然注意到自己所在的位置恰是去年兴冲冲来为樱井买汽水时掉下硬币的地方。
“——‘这虽然是我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二宫还记得自己当时头脑里欢欣鼓舞地播出二宫号空间站和樱井空间站的对接消息时的心情。”

2.小发现,KK的歌真的很!好!听!啊!这篇读后感也是听着KK的歌写完的,如果不是耳机塞着耳朵疼会一直一直听下去的Orz

3.最终章·上开头N所做的梦充分地体现了了正直老师能够炖相当厉害的肉√;奶一口未来正直老师开新干线ノ`∀´ル

@100円 迟到了快一个星期真的非常,非常不好意思了Orz